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上党区有座“节孝坊”

2022-10-08 18:09:42 2561

摘要:在旧中国,由于夫权思想的主导,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非常卑微,特别是宋代中期以后,封建统治阶级对女性的管束更为严厉。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除了编一些所谓的“女子读物”来教化外,还以立贞节牌坊的形式来加强控制。在这种社会风气的影响下,所谓“烈女”...

在旧中国,由于夫权思想的主导,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非常卑微,特别是宋代中期以后,封建统治阶级对女性的管束更为严厉。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除了编一些所谓的“女子读物”来教化外,还以立贞节牌坊的形式来加强控制。在这种社会风气的影响下,所谓“烈女”、“节妇”越来越多。这一点,我们看看古代的方志便知。无论是州府还是县乡的志书,其中都有专门的章节和大量的篇幅来记载当地的烈女贞妇。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在大破“四旧”的年代,旧社会遗存下来的许多贞节牌坊大多被拆除了,而令人意外的是,在长治市上党区政府所在地,至今还保存着一座清朝道光年间修建的节孝坊。

节孝坊正面

上党区仅存一座

提起这座节孝坊,说来话长。第一次见到它,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笔者到韩店中学(即后来的长治县一中,当时叫作长治县中等专业学校)读高中的时候,一次课余时间与班里的同学在村子里转悠时偶然发现的。当时就感到很惊奇,不知什么原因,“破四旧”的时候竟然没有把它毁掉,真可算是一位“幸存者”了。

该节孝坊坐西朝东,为砖石结构,虽不算高大,却也比较精致,尤其是上面那些砖雕。因那时历史知识浅薄,更别谈什么文物意识了,加之年龄小,所以除了好奇之外,并没有想去更多地探究。记得当时印象最深的是上面那些端庄俊秀的欧体字,特别是背后那笔画深凹、一尺多见方的“皇恩浩荡”四个大字,一直没有忘记。

节孝坊背面,“皇恩浩荡”四个大字赫然在目

一晃好几十年过去了,韩店也由原来的一个普通乡村变成了一座风景秀丽、现代化气息非常浓郁的新型城镇。另因自己在外上学、参加工作等,去县城的次数不多,对那座牌坊也很少想及,同时觉得近些年城市建设那么快,或许它早已不存在了。儿媳从小在长治县城长大,在一次闲聊中得知那座节孝坊还在,就又产生了再次探访的念头。

2014年8月的一天,与市政协文史委两位主任去长治县天下都城隍拍“药方碑”照片,回来时又顺便去看了那座现已藏身闹市的节孝坊。该处现称为古韩南路牌坊巷,也就是县城人通常说的老街。牌坊基本上还是那个老样子,只是比以前更破损了一些。

牌坊临街一面即正面最上方嵌“节孝坊”石匾,再下拱门之上横刻“旌表邑增生胡廷隽之副室庞氏”,拱门两边楹联为:“宠锡鸾书德辉凤诏,恩隆北阙节著西韩。”牌坊背面,首先映入眼帘的仍然是拱门之上“皇恩浩荡”那四个大字。此匾额高50厘米左右,宽约200厘米。再上,嵌有碑碣一块,高约50厘米,宽约130厘米。在下面看好像有文字,但模糊一片。当时由于时间紧,想上去细看也来不及。此牌坊上的所有刻字部分均为青石质,楷书。据说,韩店村原来曾有五座牌坊,现仅存这一座了,而且这座牌坊完整的时候,最上方还竖刻有“圣旨”二字,现已不可见。

到目前为止,没有听说长治地区哪里还有节孝牌坊的完整保存,所以它不但是上党区仅存,还很有可能也是长治地区仅存的一座。

历时两年才批准

从牌坊上的题额及相关文字可知,上党区这座节孝坊是为了表彰当时一位叫胡廷隽的二房夫人庞氏贞节孝道的事迹而建立的。有资料介绍,庞氏30多岁时丈夫去世,不久孩子胡梦杰出生。庞氏恪守封建礼教,终身未嫁,视正室所生的孩子如己出,含辛茹苦,将他们养大成人,道光皇帝亲颁圣旨恩准,为庞氏修建了这座“节孝坊”。对此,光绪版《长治县志·列女传》有载:“增生胡廷隽妾庞氏,守节历50年,道光中旌。卒年八十三。事嫡抚孤,甚有贤行。邑人连国珠为之传。”

为了使史料更加完整,觉得很有必要把那块碑碣上的文字也整理出来。当时回来后,查相关资料,没有现成的录文,好在所拍摄的图片还比较清晰,于是就在电脑上将图片放大,把上面的内容抄了下来。此文总计25行,满行15字,正书,是比较典型的“馆阁体”,内容排列样式是以前人们俗称的“皇抬头”。文字大意是建立这座牌坊的呈报程序和批准经过,同时也弄清了其修建的大致时间。

“皇恩浩荡”字匾上碣文内容及格式,此乃笔者于2014年首录

当时,庞氏敬老抚幼、教子成人的事迹感动了乡里,本县绅士举人常煜(1774-1841,今上党区韩店街道韩川村人,嘉庆举人,历官广灵训导、广西永淳知县,《潞安诗钞》续篇总纂,著有《寡过未能斋诗集》等)牵头,贡生王翊运、靳搏、廪生傅步青、增生靳高、冯铎、附生牛躍鳞、陈廷瑞、傅步月、王华国等附从,于道光十七年(1837)正月二十五日向县儒学呈文,请予表彰。然后县儒学呈送县署、由县再到潞安府、到山西布政使司等逐级上报至礼部,最后朝廷于道光十八年(1838)十二月十六日正式批准,历时近两年。由此推断,牌坊的建成也就是道光十九年(1839)或以后的事了。如此算来,这座牌坊至今已有了180年左右的历史。2014年实地察看的时候,牌坊顶部残损严重,两厢门市和房屋挤匝。后来当地政府对它进行了修缮,补齐了上面残缺的部分。近日,笔者专程去看了看,一旁还多了一块文物保护标志,原来早在2005年就被确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了。

形制程序及等级

牌坊这种建筑物,是封建社会的一种统治工具或形式,主要是为表彰功勋、科第、德政以及忠孝节义等所立的。它起着宣扬封建礼教、旌表德行、彰显门第、光宗耀祖、昭示家族先人的美德和功绩等作用。在过去,人们受封建文化的影响,觉得一个人如果能获得皇帝降旨建造牌坊,那对这个人、这个家族乃至这个地方来说,都是一种殊荣。

此外,牌坊也用于一些宫观寺庙的山门和地名标志。现在很多乡村在进村口的大道上都建有写着村名的仿古牌坊,也算是古为今用和对传统建筑文化的一种传承。

在注重礼教、讲究尊卑等级的封建社会,立牌坊是一件极为严格的事情。据《道光礼部则例》规定:通常要先由地方将旌表对象的具体事迹汇总,并提出初步意见上报礼部;礼部核实情况后,议定旌表的方法,奏请皇帝批准。只要是朝廷批准立项的,都可获得由地方财政拨付的30两白银。若是用砖、木之类的建材且规模不大,这些银子也差不多可以建成一座像样的牌坊,否则,无异于九牛一毛。

牌坊的等级,由低到高一般可依次分为敕建、圣旨、恩荣、御制四等:敕建,经皇帝口头批准,费用自筹;圣旨,经皇上书面即下圣旨批准,资金仍是自筹;恩荣,这个不需要地方呈报,由皇上直接提出旌表,但是皇上敕名不出钱;御制,顾名思义,皇上制作生产并出资,因为需要皇上掏腰包,所以“御制”牌坊很少见。显然,上党区这座庞氏节孝坊不属于后两种情况,至多由地方财政出30两银子。根据这座牌坊的建造规模,恐怕这些银子也是不够用的。

在崇尚妇女守节的封建社会,拥有一座贞节或节孝牌坊,对古代的女子及其家庭或家族来说,认为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情。可谁又知道,千百年来多少女子几十年青灯荧荧,孤眠独宿,含辛茹苦,在寂寞中耗尽青春,争来的不过是一座冷冰冰的砖石牌坊而已。所以有人说:“每一座贞节牌坊下,不是埋葬了一条活泼泼的生命,就是埋葬了一个女人数十年的青春。”就拿这位庞氏来说,从30岁开始守寡,在50年的漫长岁月中,其生活的艰辛和情感的煎熬,实在难以想象。


该节孝坊已成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今天,尽管历史已经将这一页翻了过去,但曾经的存在总不应该抹去。从历史文化、文物的角度来讲,对这些遗存的牌坊建筑加以有效保护,也是对研究历史应尽的一份责任。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